语言选择/Language: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心灵驿站 >> 抱抱法官
信息详细

抱抱法官

日期:2015-02-05

    让别人的生命有一点不同,有一点亮光是何等简单啊!

    李夏普洛是个已经退休的法官,他天性极富爱心。终其一生,他总是以爱为前
提,因为他明了爱是最伟大的力量。因此他总是拥抱别人。他的大学同学给他取了
“抱抱法官”的绰号。甚至车子的保险杠都写着:“别烦我!拥抱我!”

    大约6年前,他发明了所谓的“拥抱装备”。外面写着:“一颗心换一个拥抱。”
里面则包含30个背后可贴的刺绣小红心。他常带着“拥抱装备”到人群中,借着给
一个红心,换一个拥抱。

    李因此而声名大噪,于是有许多人邀请他到相关的会议或大会演讲;他总是和
人分享“无条件的爱”这种概念。一次,在洛杉矶的会议中,地方小报向他挑战:
“拥抱参加会议的人,当然很容易,因为他们是自己选择参加的,但这在真实生活
中是行不通的。”

    他们要求李是否能在洛杉矶街头拥抱路人。大批的电视工作人员,尾随李到街
头进行探访。首先李向经过的妇女打招呼:“嗨!我是李夏普洛,大家叫我‘抱抱
法官’。我是否可以用这些爱心和你换一个拥抱。”妇女欣然同意,地方新闻的评
论员则觉得这太简单了。 李看看四周, 他看到一个交通女警,正在开罚单给一台
BMW的车主。 李从容不迫地走上前去, 所有的摄影机紧紧跟在后面。 接着他说:
“你看起来像需要一个拥抱,我是‘抱抱法官’,可以免费奉送一个拥抱。”那女
警接受了。

    那位电视时事评论员出了最后的难题:“看,那边来了一辆公共汽车。众所皆
知,洛杉矶的公共汽车司机最难缠,爱发牢骚,脾气又坏。让我们看看你能从司机
身上得到拥抱吗?”李接受了这项挑战。

    当公车停靠到路旁时, 李跟车上的司机攀谈: “嗨!我是李法官,人家叫我
‘抱抱法官’。开车是一项压力很大的工作哦!我今天想拥抱一些人,好让人能卸
下重担,再继续工作。你需不需要一个拥抱呢?”那位六尺二、二百三十磅的公车
司机离开座位,走下车子,高兴地说:“好啊!”

    李拥抱他,还给了他一颗红心,看着车子离开还直说再见。采访的工作人员,
个个无言以对。最后,那位评论员不得不承认,他服输了。

    一天,李的朋友南西·詹斯顿来拜访他。她是个职业小丑,身着小丑服装,画
上小丑的脸谱。

    她来邀请李带着“拥抱装备”,一起去残疾之家,探望那里的朋友。

    他们到达之后,便开始分发气球、帽子、红心,并且拥抱那里的病人。李心里
觉得很难过,因为他从没拥抱过临终的病人、严重智障或四肢麻痹的人。刚开始很
勉强,但过了一会儿,南西和李受医师和护士的鼓励之后,便觉得容易得多了。

    数小时之后,他们终于来到了最后一个病房。在那里,李看到他这辈子所见过
情况最糟的34个病人,顿时他的情绪变得十分复杂。他们的任务是要将爱心分出去,
点亮病人心中的灯火,于是李和南西便开始分送欢乐。此时整个房间挤满着被鼓舞
的医护人员。他们的领口全贴着小红心,头上还戴着可爱的气球帽。

    最后李来到最后一个病人李奥·纳德面前。李奥穿着一件白色围兜,神情呆滞
地流着口水。李看他流着口水时,对南西说:“我们跳过去别管他吧!”南西回答:
“可是他也是我们的一分子啊!”接着她将滑稽的气球帽放在李奥头上。李则是贴
了一张小红心在围兜上。他深呼吸一下,弯下腰抱一下李奥。

    突然间,李奥开始嘻嘻大笑,其他的病人也开始把房间弄得叮当作响。李回过
头想问医护人员这是怎么一回事时,只见所有的医师、护士都喜极而泣。李只好问
护士长发生什么事了。

    李永远不会忘记她的回答:“23年来,我们头一次看到李奥笑了。”

    让别人的生命有一点不同,有一点亮光是何等简单啊!
 

所属类别: 心灵驿站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